• 首页 > 特种军旅 > 水云间
    热门小说完结水云间小说全章节免费版

    热门小说完结水云间小说全章节免费版

    水云间
    水云间的主角是景笙印晟陆骁炎,佚名风吹情动写作手法娴熟,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完美情节,值得推荐。陆骁炎身体一僵,薄唇抿成一条线。苏雨婷看着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3-03-18 15:50:01
    开始阅读
    水云间章节

    陆骁炎身体一僵,薄唇抿成一条线。

    苏雨婷看着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打转,立刻换了粘腻的语气:“老公,我有点饿了,我们走吧。”

    她的一声“老公”叫的我和郑思岚一声恶寒。

    陆骁炎眉头微微蹙起,似乎也不太喜欢苏雨婷对他的这一声称呼。

    我看着面前两人,心里像是被扎了根刺,半年前苏雨婷看我和陆骁炎应该也是我现在这种感受。

    “你什么时候走?”陆骁炎冷硬地问道。

    我失笑反问道:“你这个问题,你很希望我走吗?”

    “不是。”他飞快地否定了,但也没有再说其他的。

    “放心,等参加完你的婚礼,我就走。”我放缓了呼吸,将情绪控制在最平稳的时刻,“绝不会打扰你们。”

    苏雨婷脸色很是难看,她拽了一下陆骁炎,再次催促着:“走吧。”

    陆骁炎紧绷的模样似是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他收回在我身上的眼神,和苏雨婷转过身走过了斑马线。

    郑思岚怒气未消地看向我,立刻愣住了:“薇薇,你哭了。”

    第二十五章懦弱

    我茫然地摸了一下脸,手心一湿。

    我又哭了,我竟然不知道我的泪腺这么发达。

    “思岚,我是不是很懦弱?”我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纸巾将脸上的眼泪擦干净。

    郑思岚摇摇头,目光中满是心疼:“薇薇,虽然我真的很讨厌陆骁炎,但我也知道,你是真得很爱他。”

    我吸了吸红红的鼻子,无奈地笑了笑:“我们回去吧。”

    “嗯。”

    郑思岚叫了辆车,我才坐进去就接到了陈明的电话。

    “尤小姐,你现在有时间吗?”陈明问。

    “有,陈医生有什么事吗?”

    那边传来一阵关门的声音后,他回答道:“关于你说的那个陆骁炎,我这儿有些他的病况资料,你要是方便的话,能出来一趟吗?”

    我没想到陈明还记着这事儿,连忙应道:“好,您说在哪儿?我马上去。”

    “维也纳咖啡厅吧。”

    “好,那一会儿见。”我匆忙挂了电话,对司机道,“师傅,麻烦靠边停一下车。”

    郑思岚莫名地看着我:“薇薇,你又干什么去?”

    我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解释着:“我有点急事,你先回去。”

    等我到了咖啡厅,陈明坐在窗边卡座朝我挥了挥手:“尤小姐,这里。”

    我快步走过去坐下来,有些急不可耐:“陈医生,麻烦了。”

    陈明摇摇头,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放在桌上:“陆骁炎的病历资料是七年前被医院记入的,从五年前开始,他入院的记录就比较频繁,基本上是一个月就去一次医院。”

    我拿着文件夹的手一颤,五年中他一个月去一次医院,可是我一点也不知道。

    里面的资料很简单,基本上都是陆骁炎的入院记录,从一开始三个月一次,到两个月一次,后来是一个月,最后变成了十天去一次。

    “他所做的检查多数是血液、神经影像学、还有脑脊液等。”陈明喝了口咖啡,脸色凝重地看着我。

    他每说一个字,我的心就咯噔一下。

    这些检查我很熟悉,我也曾做过,难道陆骁炎和我一样……

    “如果他挂的是神经内科,结合他做的检查,我怀疑他是患了阿尔兹海默症。”陈明眼色一暗,又解释道,“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

    “不可能!”我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他这种解释,“他才三十二岁,怎么会得这种病!”

    “尤小姐,你先冷静一下,我之前就说过,他这个病与遗传有关。”陈明食指轻敲着桌面,“最好还是要看看他的直系亲属是否也有这个病症,阿尔兹海默症遗传几率很小,但陆骁炎看起来已经有了早期的发病征兆了。”

    “他……”我几乎无法找到自己的声音,满脑子都是前几天在精品店橱窗外的陆骁炎。

    我想反驳,就算是遗传病,可他才三十二岁,这种病不是都会在五十岁左右才出现吗?

    可是陆骁炎眼中的恍惚和脸上的迷茫却将我要反驳的话压在了喉中。

    这就是他的苦衷吗……

    陈明看着我将手里的纸都快柩成了一团,连声劝道:“趁着他还年轻,尽早治疗还是有望恢复的。”

    我眼中立刻燃起一丝希望的光芒:“能恢复吗?”

    第二十六章她比你好

    陈明笑道:“你脑癌都挺过来了,他的治疗可没你那么痛苦。”

    我皱着眉低下了头。

    我现在改去找陆骁炎吗?

    他如果是因为生了病而同意离婚,但他又为什么和苏雨婷结婚,难道苏雨婷不知道吗?

    “冒昧问一句,他是你什么人?”陈明双手置于桌上,一脸好奇。

    我也没有隐瞒,直言道:“前夫。”

    陈明一愣,脸部的柔和的线条冷硬了几分:“没想到,你看起来挺年轻的。”

    我含笑摇摇头,我整个青春都给了陆骁炎,哪里还年轻。

    “陈医生,真的非常感谢您,有时间一定请您吃饭。”我将文件夹放进包里,站起身,“我先走了。”

    “……好。”陈明抿了口咖啡,点点头。

    我结了账后便回了家,郑思岚见我回来了,问道:“薇薇,你是不是瞒着我要干什么大事?”

    “没有。”现在陆骁炎的事情还没弄清楚,我也不能说太多,只能打着马虎眼瞒过去。

    直到傍晚,郑思岚走后,我才给陆骁炎打了个电话。

    陆骁炎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疲惫:“景笙。”

    “现在不打扰你吧。”我语气带着些许生疏。

    “不会,有什么事吗?”他慢条斯理地回了句。

    我看着手里一张张入院记录,心情复杂:“那你能出来一趟吗?我想和你聊聊。”

    “……好。”

    中央公园。

    我坐在秋千上,如果不是闷热的空气我以为我又回到了半年前那个等陆骁炎来接我的冬夜。

    这一次陆骁炎很准时,他不言不语地走到我面前,一双淡然的墨眸中带着几许不明的情绪。

    我抬起头,撞上了他的视线:“你是不是生病了?”

    对于我的开门见山,陆骁炎瞳眸猛地一沉,但面色却丝毫没有异样:“这不是什么大病,你应该知道的。”

    听到这话,我心中顿时冒起了一团无名火。

    他因为我的癌症、离世而痛苦,但为什么同样的事发生在他自己身上就要表现得这么云淡风轻,他到底有多不在乎自己!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站起身。

    陆骁炎视线飘向一边,没依譁有再看我:“那你就一直不知道好了,这样对我们都好。”

    “陆骁炎!”我从没有这么急于让陆骁炎对我真心坦白。

    他就像一个被死锁的箱子,有钥匙却难以打开。

    “我现在没有资格干涉你的感情,但我就想知道,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拽着垂在胸前的假发,有些哽咽。

    陆骁炎握着的双拳颤了一下,眼底染上一层寒霜:“不为什么。”

    我吞咽了一下:“苏雨婷知道吗?”

    如果苏雨婷知道陆骁炎的病还能同意嫁给他,那我正要对她另眼相看了。

    陆骁炎没有丝毫迟疑地回道:“知道,从我认识她开始,她就知道。”

    我怔住了,苏雨婷从一开就知道还对他不离不弃,这也难怪陆骁炎为什么会选择她了。

    “你爱她?”

    我不想承认我此刻在陆骁炎面前有多渺小,我只是觉得这十多年对他的感情在他眼里可能并没有多重要。

    陆骁炎轻叹一声,清晰地说:“她比你好。”

    第二十七章没必要去了

    我只是问陆骁炎爱不爱她,而他却拿我和苏雨婷作比较。

    “你说得好,是因为她知道你生了病以后还对你如初吗?”我悲愤填膺地攥着衣角,“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你生病了,可我还在你身边你是不是觉得好了呢?”

    陆骁炎的目光终于重新落在我身上,他星眸一亮:“她活的比你真实,和她在一起我没有压力,也没有负担。”

    我的怒火像是一下子被浇灭了,只剩下满心的苦涩和悲哀。

    我曾以为陆骁炎是这世界上最诚实的人,但从那次在街上看见他和苏雨婷在一起却对我说在公司来看,他从来就不是我认为的那样。

    他只是擅长伪装,像他的病,他伪装了十多年。

    和苏雨婷在一起没有压力,没有负担,不是在说从前和我在一起不仅有压力,还有负担吗?

    “景笙,你以后会过的很好的。”陆骁炎语调轻柔,仿佛回到了当初,“你也不用担心我,以后我有雨婷,她会照顾我,我也会去治疗。”

    他停顿了几秒,又道:“另外,我要结婚了,咱们以后也少碰面吧。”

    我闻言,自嘲地笑了笑。

    是啊,他以后有苏雨婷了。

    陆骁炎已经要和我撇清关系了,我还上杆子去问他之前的事情,我一瞬间觉得我的关心和担忧都是多余的。

    “我知道了。”我闭上眼垂下头,忍着心尖的钝痛,沉吟着,“那我先走了。”

    我挪着腿,从他身边走过,没有一丝停留。

    陆骁炎伫立在原地半晌,缓缓转过身看着我离去的方向,通红的眼眶渐渐弥漫上一层雾气。

    坐上出租车,跟司机师傅说了地址以后我便陷入了沉思。

    我撑着有些疼痛的头,想哭竟发现怎么也哭不出来了。

    陆骁炎话都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我还要自讨没趣吗?

    我拿出手机,心情烦躁地发了个短信给陆骁炎:提前祝你新婚快乐,你的婚礼我没办法参加了,我要走了。

    他很快回复:保重。

    简简单单两个字,却让我心中的烦闷翻了倍。

    回到家,我将自己砸在柔软的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电视里正在放着音乐节目。

    “有些爱越想抽离……却越更清醒……而最痛的距离……是你不在身边……却在我的心里……”

    渐渐地,我放空了自己。

    陆骁炎,你曾在我身边,也一直在我心里,但我们的距离却不止是最痛二字。

    十年,我还是没能向陆骁炎证明我有多爱他。

    我咬着唇,心里的痛意轻轻的折磨比撕心裂肺更难受。

    过了一会儿,我掏出手机打了电话给郑思岚。

    “思岚,咱们商量个时间回海城吧。”我合上满是倦意的双眼,瓮声瓮气地说。

    “你不是说参加陆骁炎的婚礼后走吗?”

    “不去了。”我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姿势,“已经没有必要了。”

    郑思岚难得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她回道:“好,我一会打电话给楚炀。”

    “嗯。”

    我挂了电话,伏在沙发上,一天混乱的思绪折腾的我昏昏欲睡。

    正当我快要睡着时,手机的**一下把我惊醒。

    我揉了揉眼睛,拿过手机。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