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种军旅 > 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
    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章节 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小说目录阅读

    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章节 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小说目录阅读

    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
    小说主人公是顾谨谣纪邵北的书名叫《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箫九六最新写的一本小说,《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马上先睹为快吧。顾谨谣死了。这辈子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她以为是自己活该,直到临死时才发现,她的锦绣前程,她的幸福人生,本属于她的女主光环都被人夺了去。原来,她活在一本年代文里,还被穿书者置换了人生。重生在命运的拐点,看着眼前那熟悉的一切,已经变成恶毒女配的自己。顾谨谣摆脱了剧情的支配:“神持么走主角的路,让主角无路可走,见鬼去吧
    作者:箫九六 更新时间:2023-03-18 15:01:21
    开始阅读
    顾谨谣重生在命运的拐点章节

    第十二章

    第012章 分地

    纪邵北摆好桌子,抬头扫了一眼人群,便见到抱着萌萌的顾谨谣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那是一抹不怀好意的笑,以他敏锐的直觉,这人心里正想着什么鬼点子。

    纪邵北的眼神太锐利了,男人就那么站在桌子边上,刚毅而又英武,让人无法忽略。

    这人又在审视自己,她除了长得好,有啥好看的。

    顾谨谣心里有点小报怨,吴家兄弟私底下弄的小动作也不知道纪邵北知不知道。

    上一世,他根本没参加这次的分地大会,书中也没有提到,其实他在这本书里的存在感很低。

    顾谨谣见纪邵北的视线若无其事地移开了,她也没关注了,转而看向跟她坐对角的顾柳莺。

    她的小堂妹可真风光,被好几个小姐妹围着,脸上挂着笑,神采奕奕的样子,想来对这次分地志在必得吧,毕竟这书里剧情她全部知道。

    抽签的序号还没有发下来,吴长春先说了有一通有的没的,就准备将村里的小户那些地分了。

    三人以下的人家,有顾平,还有顾谨谣。

    顾家分家了,顾平现在一个人过,算单人户。

    而顾谨谣,她虽然嫁给了纪邵北,纪家光孩子就有三个,但情况复杂。

    纪邵北在部队时立过功,是转业归乡,他的户口根本不在大杨村,而是在县里,县里也给他安排了工作,只是还没有上任。

    牛牛跟萌萌是他收养的,两个小孩儿的户口自然跟他,所以也不在大杨村。

    整个纪家也就刚嫁过去的顾谨谣跟纪小安能分点地。

    也好在纪小安满十岁了,要是再小两岁还没地分。

    大杨村田地吃紧,八岁以上才算人头。

    “邵北在城里有粮本又有工资,你安心吧,日子差不了。”

    顾平见大孙女一脸凝重的样儿,还以为她在担心地太少,纪家孩子多吃不饱饭,赶紧安慰了两句。

    顾谨谣回神,“阿爷,我知道的。”

    纪邵北的粮本跟工资有多少她不知道,可现在时代不同了,有手有脚那能还吃不上饭。

    祖孙俩说着话,很快就上去将自家的地领了。

    都是中等地,不好不坏,过得去。

    顾谨谣跟顾平两人刚回来,立即就有人凑过来问地在哪儿,向不向阳,是大是小,有几块。

    他们还没分上,可忍不住看别人拿到了啥,计算一下还剩下些什么。

    顾平很快就跟那些人唠嗑开了,他拿到一块水田两块山地,都不大,很散,可好在离家不远,就还行吧。

    顾谨谣的分得还不错,一块山地,一块水田,都是整的。

    立即就有人对她说:“你这地不错,以后收粮食不用走来走去了,省力气。”

    顾谨谣点头,“我也觉得挺好的,虽然不向阳,又在山坳里,不过我家就两个人的地,想要上等地是指望不上了。倒是婶子你家人多,分一块上等地,要是一会抽签运气好拿到8号或是23号地,就完美了,一年到头怎么也比别的多几百斤粮食。”

    “那可不。不过这种事情还得看手气啊!”

    话是这么说,可大家都盯着布告栏上那几个幸运号,眼都不带眨一下的,心里更是求神拜佛,只盼望能有一个好运气。

    顾谨谣淡淡一笑,“如果只是碰运气那还好说,人人都有机会。就是不知道这事儿队里办得公正不公正,没什么意外吧。”

    纪家的地已经分了,后面啥情况跟顾谨谣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就像是不经意般提出一个猜想,旁边那些人听得心里却警铃大作。

    是噢,好地谁家不想要,吴家兄弟俩占着队长跟会计两个位置,不会做什么手脚吧?

    这种想法就跟会传染似的,一个人想到了,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为了拉拢更多的人支持自己的观点,那些担忧跟猜疑迅速传了出去,变成整个大杨村的担忧。

    于是,当吴长春准备让大家上去抓纸团的时候,就有人说:“队长,这方法好使吗?那些纸团跟箱子没什么问题吧?”

    吴长春听得心中一凛,“松林媳妇,这抽纸团看的都是运气,有啥不好使的?”

    “我也不是说抽纸团不好使,就怕这箱子里面有什么学问。”

    又有人附和道:“是啊,要不将箱子打开给我们瞧着,看是不是都一个样,免得到时出什么岔子。”

    能出什么岔子,这摆明的就是不相信吴家兄弟。

    虽然他俩的确动手脚了,可那是另外一码事。

    当了这么多年队长,平时颐指气使习惯了,根本容不得别人反驳他。

    “松林媳妇,周三媳妇,你们是信不过我吴长春吗?”

    吴长春背着手,就那么站在布告栏下面的大石头上,看着隐隐还有那么点气势。

    要是以往,大家看着他这个样儿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可今日不同,这地分下来就是几十年一辈子,甚至还会祖祖辈辈传下去,真给人使了心眼,到时后悔终身。

    “吴队长,我们也不是不相信你,是害怕有人趁你们不在,进去搞事情。反正这纸团子你都捏好了,打开给我们看一看,重新摇一摇,大伙儿也放心。你们说是吧?”

    “是啊是啊!”

    这种关键时候,大家自然都拧成了一股绳。

    吴长春很是生气的样子,他吼道:“当了这么多年队长,为咱们大杨村服务这么多年,你们就是这样看我吴长春的?好啊,很好,你们不相信我,总得相信纪邵北吧。这事儿都有他在旁边监督着,还能动什么手脚!”

    他这么一说,众人的视线自然就放到了纪邵北身上。

    纪邵北当过兵,在大家心里都是刚正不阿的正面形象,如果有纪邵北监督,这事情……

    纪邵北:“这事情我的确有参与,不过参与得不算太多,写条子装箱的时候我躲懒回家吃饭去了。这些关乎大家的粮仓跟饭碗的大事,大家还是要团结,相信吴队长的为人。”

    他这话说得挺好,不引火上身,又明确关键时候不在旁边的事实。

    其实大家想得没错,纪邵北的确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而且他已经看出来了,吴家兄弟俩在心虚。